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大香蕉伊人75在线播放

文章来源:baobaobubu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4 21:4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一 路路辞职为了躲避他那个已经怀孕了的前女友,控制欲,强迫生活封存在预设的状态,危机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一 路路辞职为了躲避他那个已经怀孕了的前女友,控制欲,强迫生活封存在预设的状态,危机出现时他逃跑了,这是他在掘土掩埋的内心,他的一次爱情最后变成了一种爱情,行间,谁都沾上一点,谁也都不完全是,而理性是荒诞的,由真相推导出假象,生活也是这般恰如其分得,欲盖弥彰

然,我们每人心里都有个“她”,女孩儿纵也不例外,只是“她”可能是她、它或者他,同样都是一份当初,一份单纯,一份稚嫩的期待,有着同样脆弱柔嫩的“她”之属性

保护一件易碎品的最好方式便是避而远之,踏实安心的寄存在某地

忍不住时,朝着光线从被窝里钻出脑袋,于远处偷偷地窥望,一枚不太清晰的影,是那盏惹了飞虫来的油腻煤油灯所映照的昏黄老人的轮廓,我还记得她戴的那顶棉线帽子和嗅上去的柴火味道

甚至,在之后的很久,她开始等同于那股柴火味,柴火味等同于她

人是别扭的,明明最直观的是视觉,是画面,是一张张面孔,可日子长了,剩下的关于“她”的记忆越来越少,能耐得住反复回味的,无一例外成了抽象,一如当时分秒间的接触,一句短暂的话,和她经过身边时风里的味道

这是我的那幅完美画面,所以之后我避免见到她,用失去叠加回忆作为代价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二 昨晚雨后,疾走归家,人行道的两边小摊贩和聚光灯奋力吸水鼓胀,避开地上的水坑的同时握着手机跟小魏说着话,临睡前看了她的更新,我想也是时候来粗浅得聊一下——那些悄无声息的陪伴

人往往能对抗攻击,却没办法抵住一个被酥软的笑,那些笑等同于稀松直白的生活,简单得让人不忍直视,压缩成了一张张存根,并缩写为摹状词,整齐的码放成一个实心立方体,厚重沉稳,用来抵抗人生长久的孤独,在一个间歇,它走丢了,引发出所谓的“孤单”,比起生命的漫长来说,不值一提

事实上,追逐一种(或者说是“她/他的”)才华,追逐那隐形的友情和崇拜,与当事人物甚少关联,很大程度上形象成一个源源不断获取安全感的寄存箱,比如在你伤感的时候就要听他的歌,在你工作不如意的时候就要看他的书,在你对未来迷茫的时候就要读他的传记,在你不思量自难忘的时候就要翻查他的记录,等等

而所谓寄存箱的陪伴,一人被授权一个格子箱,一把钥匙,放进去,取出来,再放进去,再取出来,你只会在左右相顾确定身边没有人的时候默默进行,悄无声息

这种必需品的排他性,狭义上是占有欲下的自我保护,广义的范围上可不管你的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,前者似更加依赖之,与我所以知的深夜连线便是如此,得一声轻呼而马上就位的一方其实更加欲壑难填

持久性,盖与相思类似,通常以两位数的年数递增,跨度长得你难以想象,但并无负重感,只觉时间轻巧,这相思仿佛卸了摩擦,如蜂鸟般在两旁竖了屏障的螺旋高架里飞梭,冷不防的一回头,发现自己竟已经走了这么远

目的性,相较于人之初,便是简单多了,你在乎的在别人那里只是片刻的心动,倏尔忘怀,因为你们认知上的差别,比方说先知的后半个命题,即使你认识物,也无法将它告诉别人,人情的参差伤了多少颗心脏,数不胜数,但我相信,合目的是纯洁的,一往无前的

不论坚强与否,任何人在任何时间出于任何目的都需要有任何一种悄无声息的陪伴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三 在这个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事,有些远在他方,有些近在身边,仅此而已,距离上的长短向来与感情深浅无关,只能说,有爱(还有知性和想象)是幸福的

上次没说完(估计也没人记得)的海子的话:“公元前我们还太小,公元后我们又太老,没有谁见过,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

” 世间之情几许,怀揣黯想,拾级而上,途经多为措不及防,所以姑且借用这样的结尾吧:“桃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

” 当世界光景翻篇开始逼我写软文以后,语言的下限又降了一点点,比如开始出现第一人称,这是首当其冲的很不习惯,从前认为若不是以第三人称叙述,便不得笃定客观,犹疑连连,其实不过是人跟着光景转罢了

所幸,在执有的语言自由范围之内,须臾之间,我想我还是自由的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四 与时间的冲突愈发顽烈,明目张胆地擦枪走火,终于波及理想

人只是部分(或指数量)地存在于时间之中,若不是一只脚踏在时间之外,又怎能认识到时间的限制,更不可能有时间流逝的焦虑

现下,回望当初,曾经矫情的人事,孩童般的纠缠,无赖得烦扰被成为庸俗(既已定义为此),便是大半个身子存在于烦扰之外,淡然弃之

在灵性的层面之下,人首先是一种“自在”,等同于植物的属性,左右大脑,性别取向,天赋等等,它们是“自为”该植根的土壤,世上仅有的默契和匹配, 理想就是成熟饱满的自为,但没有时间哪来的成熟,何况扎根之所又岂能由得自己,土壤与时间二者无一切合,时空错乱,果不其然, 千篇一律荒唐的我们

仰头,美好着,一把弯钩,两枚星斑,热气流簇拥着行至半途,皮肤毛发上电荷暴走,嗅到头顶路灯旁,有白兰的香,低下头,才发现年轻的身影依旧清晰明亮

刚才我对小周说:“回去是好事,那里有一片森林在等着你

” 嗯,也许是因为森林里不但有食物和美景,同时也有狼犬和陷阱,对未来的期待和恐惧杂糅在一起时,潜意识的利比多会层叠人的情绪,跌宕回放心里最患失的记忆,在躇步不前时,浓郁的感性来临

这处于世间七苦倒数第二层的别离,我们都无能为力,只能挑选一种属性,刺猬还是狐狸

谈到理性,我们该妥协,因为根本不存在永恒不变的理性

刺猬和狐狸,逃避还是麻痹,本质上是同一性的,归根究底两个字:妥协

而妥协这种被睥睨的平庸的恶在绝对道德里,它就是一种“洞穴”智慧

当酸痛锥刻肩胛,无法再支撑一贯的坚持,只能松懈趴着小憩,仅是片刻的背向世界,蒲草般理性的妥协

看不清世界的表象便将永远被困在摩耶之幕里,也只有妥协才能获得理性

终究,红尘陌上,还得独自行走

还愿我们,一切顺心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五 雨季里的周末早四点,猛得醒了,原因在梦里突然很想看日出,不是在高楼的露台,想要在地面,江边的矮亭

我所居住的城市踏实得分毫必争,强硬得时常争执理论,且冷酷得可怕,行走间得不到一个眼神,久了,每个人都会有种自己好像不存在这世上的幻觉

在无机物范围内,严格意义上来说,它算不得有日出,当然,有那么一刻,阳光从层叠阴沉云层里射出,嗯,然后,没有然后,仅此而已

这个季节依然欣慰的是,皮肤清凉干燥,在云朵散尽之前,光线依然是柔和的,催眠的

倚着木头就要睡着,响起厚重的音乐声,没有动静,应该是萨克斯风,是谁,在哪里

一睁眼就看到了他

一个你无法看不到的先生,身材宽硕,肚子突出的厚度超过了他原本的体态,老,头发全白,根根竖着,但并不虚弱,腰杆挺拔精神,他侧向着我,站在矮亭下,面朝着江水和打东边来零乱四射的光线,身体随着旋律轻摆晃动,左肩搭着一块浅色的方巾,红黑格子的汗衫,米色的西装裤,肥大的裤脚在风里翻飞

黄色的脚踏车支在身边,改装的特大前篮,网丝稀疏,放满了蔬菜,顶上堆了许多新鲜的红果和一条鱼

我又开始困,只是坚持着听完了一首梁祝,睡了过去

之后的几天里,每当踩在矮亭边的绿草地,碰到那丛含羞的叶子,都会想起他的悠扬和那根已经褪了色的弯管,想必再不可遇

直到有一天,天将要暗,我和微弱夕阳,他和黄色单车,背着他的萨克斯风正往江岸的方向去,即使天上乌云漩涡聚拢,飞沙与狂风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六 热爱天生就该被执着所追求,即使柴米油盐捆绑着生命的由始至终,割裂开,付出不一样的自己,明理的人分得清时刻,什么是日照山头,什么是凌晨渔舟,“百忙”的区间该做什么,清雅的境阈里想做什么,保留一个“你的时刻”又有何难

无可否认,曾经,有一个曾经

嬉笑怒骂都在里面,讨厌或想念,都为离不开,就像影遁乡野的狡兔必定多窟

即使是面对可以名状的事物,同窗们也只能告诉你它该怎样做,却无法告诉你它是什么

是否有能力和勇气,保持一份优雅,一份决绝,撇下众所周知的贪嗔痴,这不是个人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观点,即使人活到一定年纪,通通都会是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知识分子,生命不再严肃神圣,后现代的躯壳,我从他脸上看到了端倪,但我没有告诉他,因为我知道我说不清,他也不会听,对他来说“最大的炼狱就是烟斗”

谁断言你不会在下一个潜意识里“小楫轻舟,梦入芙蓉浦”,想着你所挂念的她那份决绝的优雅,惋惜不是一点点,折朵稚嫩的花苞,托这杯青翠的莲蓬,盛满你的溺爱,深呼吸一口气,一饮而尽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七 我父亲的家乡,当然,说的是20年前,小丘重峦叠嶂,并无高山深涧险阻,有所眺望之余,视野尤其的阔辽,少了忧思情怀,多了些安逸平静

彼时,田里会种些烟草,盛夏在堂屋里铺片草席,阴凉,鹅黄的烟叶反向扎把,送去烤房加热和排湿;尚有片茶园,清明谷雨立夏,端竹篾,摘茶尖儿;弯拐几里山路外的镇子,坐了一间1972年创建的酒厂,纯纯的粮食酿造,解乏

我和他一样,烟酒茶,从小粗浅功夫,不赖以为生,却感熟识

如今老张潇洒半百,曾走北闯南,半生劳碌戎马,但我觉得他,过得刚刚好

当人们聊起烟酒茶,得一良辰知己,“秋月春风等闲度”之时,多数轻松宽慰,夹起一根烟,端起酒杯三钱,还是兰指优雅,捧起一杯淡茶,各种兴致,各有所知,但总归,烟是辛辣雾霾,酒是炭火洪水,茶是滚烫冰雪

少时,聊表治愈

比如,日沉后,“碧月香风,万家帘幕烟如昼”,计时器暂停的铃响,烦腻了由牺牲和克制换得的安全,渴望的刺激,要在这缕轻烟中,要在掌中碧波里

愈发,无伤神智

比如,“酒凝脸醉红桃”,有人被毒哑了喉咙;有人开了匣,说着真心的或是“违心”的话,循循陈情,谆谆善诱,“人生是一个过程”,“过程有了,结果还重要吗”,可为何我亲眼见他捂着心,闭着双眼,依旧让我寻些捉襟见肘的“喜悦”

该是那破坏性的炽热太霸道

浓烈,且醉厌厌

比如,它们生理性质上的区别,醉酒,活像火炉里的丹药,醉茶,却像是搅拌机的冰块,一样的颠倒眩晕,心神却是极其的燥热与冷静

一个分不清天地时辰,眼前全是混沌,脑袋走在眼睛前面;一个理智跳跃,恨不得眼前的字一个个变成英文拼写,垂下头,些微起伏间,能用眼睛数心跳

二者迥异,且看你是想要清醒还是迷离

实则,一样是“烫”,比如,灵感常来自这蹊跷的“烫”,全凭神经紧绷时非常态的翻滚沸腾,比如句子有时会在吃坏肚子半夜腹痛时出席

来来去去,还不是一句,烟酒茶,快活啊

无它,醉了一样疯傻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八 人的存在和意识形态是游泳时的两双手,朝同一个(反)方向用力,却总无法在一个平面之内,想到这里,我正握着单据经过两栋写字楼夹缝的门口,好几组巨大的排风管轰隆轰隆,鼓出滚烫的热气流,喷在皮肤上,热辣辣的生疼

疾走几步,躲进墙壁里,那是一个冰雪世界,钻进玻璃罩子,没有聒噪,没有热血,像冷夜,一切静悄悄,时间冻结,我不是我,你不是你,他不是他

瞬间降温的皮肤,瞬间降温的思考,让我意识到: 我们就像大厦拐角处的风,彼此被那道锋利的墙壁分割开来,在这之后,无定型,无居所,四处流窜,飞溅,碎裂,直到连自己再找不到自己

有人里子残酷,面子柔美

也有人的诗情画意尽数在里和面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九 我看到了藏在烟雾背后,他的劳累

我心疼他,但我说不出来,因为我给不了安慰,他敬畏的是时间,而在时间面前,我与他一致,光着脚并肩站在同一条河流里,控制着身体的重心,在湍急中寻觅鱼蟹,看潮起潮落

我只好告诉他:“崇拜仍在,不忘怀

”我们期待惟愿人人事事如初见,比如,第一你心地柔软,比如,第二你尚且勇敢

不是不可,而是难以发生,碰上了是奇迹,错过了是偶遇

就像一座山,山脚下开一个小洞,年年月月日日的往里面凿它,在最终坍塌之前,还有长长久久的时间,我想这是每个人的正在进行时,也就是人的一生

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在那毁灭性的一刻来临前,尽量的长些大树,养些牛羊,开些小花,引些蜂儿粉蝶,最后,看看这世界

我没生活过,但是我见过

故事很轻,人生很重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十 疼痛给人的耐受我们都很有经验

比如,很久出现一次的口腔溃疡

在喝水嚼饭的每分每秒里,那一个星点的些微摩擦都绝对能让你痛的死去活来

还有就是失眠

有人的失眠是平静的

平静的可以起来煮汤圆儿,温杯牛奶,或者只是对着冰箱发呆,看里面丝丝缕缕烟雾袅绕,直到响起计时三分钟的开门警报;平静的可以点亮台灯,从书架顶层(这一排通常被定义为一辈子都看不懂的书)随意的拨下一本,从中任意一页,读来竟有妙趣;平静的可以褪去冰室里的长衫,光着脚,伏在栏杆旁吹南风看星斗,以前我就是这么平静

但昨晚不是,所以我不叫它失眠,我叫它昨夜梦幻

平静

往往是迷糊的

梦幻

它才是清醒的

在梦幻里,想法和反应都是日常所不能及,大段大段的文字和预设的对话涌出

如石油爆丼一般,一切缘于压力不稳

地理老师相当于没说一样的说过:井喷是正常现象,但容易出事故于是,我开始发汗,我想是为了避免产生火星子,点着了随之而喷的无色无味纯洁的天然气

一整个后脑勺的汗,一整个脊背的汗,一整个手心的汗,滑溜的一条句子都抓不住,直到我看着它们走远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十一 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

”这是以前的姑娘们说的,何所谓君子,有人说谦谦,有人说中庸,有人说坦荡,如此的定义已经很是全面,当然,这些也仅仅是定义而已,定义是人对一种特性的期望,期望的设定集合总归是极致完美,就像我一直在期待的未来

假如撇开定义,不问谓何,而是:君子为何?当然一切思考的参照物定是回答问题者自己,若是我回答:一叶障目

那说明没在敷衍,定义太枯燥,无非是定语,假想的形容词,既乏味又无趣,更何况个人的定义一定躲不开的片面,附加年龄经历情绪的片面,所以在我看来,对待问题,最好的回答路径,是选择

选择,多数与方向有关,大体是一种趋势,一种爱好,一种倾向,在此基础之上,片面可理所当然些

比如说,君子为何,一叶障目

君子可能是一个人,可能是两个人,可能是很多的人,你说的出口的,你说不出口的,君子代表一种对异己的崇拜,崇拜是被征服的结晶体,一种凝萃的稳定结构,既非左,又非右,它不受时间空间的风化侵蚀,遗世独立,饱含热情,而征服只能在吸引里蒸馏出来,吸引是眼神和文字绽放出来的花骨朵,茫茫青草地上,小而柔弱的一点猩红,又如何,只消一眼就能摄取你的魂,夺去你的心,从此你便知道,无论你身在何处,他,他们就是遮蔽你双眼的叶,世界因他们而大,世界也因他们而小

我想我也曾遇见过君子,或多或少,零零星星的那么几个,或者是一个,又或者是两个,我见到他们时,望见他们的眼前也遮着叶,可即使冷卷板如此,我们依旧可以看见彼此,可有凝视,可有疏离,可有牵挂,可有忘记

前路漫漫,如此,我理解为四个字:未来已定

未来当然已定,当然未来指的不是衣食住行居家过日子,人们在时间里遇见,却又在空间里走失,撞见了,是运气,也许其中的一条小径短些,仅够我们握着手行走三小时,也许下一次再遇见时,同行的那条小径将长些,握过的手不属于我,也不属于我们,属于过去,属于一个既定的事实,或者说是毫无意义,因为一切情绪,产生的当下没有受到维持,跟走失的电子一样,消失在冬季黑夜的毛衣边沿,一闪而过,如无物般,说过去也就过去了,不管愿不愿意,这是一种不被理解自然规律,但它只需要接受和允许

同理,已定的未来,一个选择了不得而知的未来

时间很长,分岔很多,一如犹豫而艰难的人生

可你说,我们该何去何从

蔓的二十四封信——十二 记忆力太好的人,他生活里的遗憾会多那么一点点

别人将要遗忘的事,他记得

别人已经遗忘的事,他还记得

别人从未记住的事,他依然记得

但,记得,其实是一种对过往的尊重

人的现状永远都是自己造成的,尤其是生活方面,我想有些事我本该在三年前一步步完成的,那时候天真的简直往傻里奔,可是多么潇洒无悔,也许那个人并不好,也许将要面对的生活也困难重重,劳心劳力,更有甚者,也许会打回原形,重新来过,但那就是人该面对的,该解决的,该付出的,该得到的,收获不好说,但幸福总会有,这就叫顺理成章,也叫顺其自然,人生本就没有完美,残缺不是必要,而是必然,在这个过程里,慢慢学习,知道能够做到遇到美好感恩珍惜,遇到破碎耐心粘补

当然,前提是你还在一个能够接受破碎,无所畏惧,甚至愿意割裂自己去弥补空缺的年纪

但,事实错位了

以一种异常残忍的方式,即使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正确的,但究竟带上了多少附加值,只有我自己知道

只能说,我从未后悔,纯粹的付出过,所以坦荡,而今坦然面对,在这些年之后,再回首往事,我想我还是记住的更多的那个人

记住,无关留恋,甚至没有事情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留恋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不知有否延续到现在,被动的自暴自弃,就是因为清醒,明白这三年,我并非是错过了什么人,而是错过了那种顺其自然的人生

来由正当的阻力,加之确实没有统一的心性,一切短暂而果断,不能说抱怨,更不能说遗憾

(连载中)大香蕉伊人75在线播放 大香蕉伊人75在线播放




()

附件:

专题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