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u影魅力网址

文章来源:baobaobubu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3 10:13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对生活的用心,是对文化的尊重。

梳头油、雪花膏香粉胭脂新绒花……赵树宪李白说:“山花插宝髻,石竹绣罗衣”曹雪芹说:“送宫花贾琏戏熙凤,宴宁府宝玉会秦钟”这让李白惊艳的山花宝发髻,让大观园中的姑娘们争风吃醋的宫花,便是绒花了

当年南京的三山街至长乐路一带,是热闹非凡的“花市大街”,经营绒花的店铺盛极一时

现如今,依旧是偌大的南京城,却只在甘熙故居里藏着一小间屋子,屋子里萦绕的剪子声从未停歇,声音背后坐着的赵树宪老师,是守的南京民俗博物馆里的,最后的绒花匠人

我是带着疑问,前来拜访赵树宪老师的

“老手艺人坚守一生,却被有心人恶意注册抢了商标,手艺活计难以维系,传统文化面临失传

”偶然间看到这样的故事后,我心底拔凉,脑子里的情绪快要爆炸了,迫不及待地想问个究竟

我在绒花坊呼啦啦招展的旗帜下,伴着房间传来的“咔嚓咔嚓”的剪子声,伸手推开塑胶门帘

主持人,话筒,摄影师,赵老师正在接受电视台的采访

游客在门口张望着晃一眼,不敢进来

左手边,赵老师的徒弟李姑娘在台灯微弱的光线里调小了收音机的音量,手里打尖的动作没有停过

赵老师这几年成就颇丰,前不久为LV旗下的帕尔玛之水定做了香水底座

采访到这里的时候,李姑娘不动声色的打开身后的抽屉,取出一朵牡丹绒花,避开摄像机镜头,递了过去,师徒之间,如此默契

富贵的牡丹花瓣与帕尔玛之水的香味同调,取走香水后,这朵牡丹绒花可以作为一个镂空的胸针佩戴在胸前

赵老师在拿着绒花做讲解的时候,全程只抓着胸针的金属部分,像对待心爱的孩子一样,小心翼翼地避开丝绒的花瓣,这点小细节,是一个老匠人多年积累下的习惯

制作这朵牡丹花的时候,最难的部分是配色

客户要求“均匀且不规则的深浅粉色分布”,听起来就像网络上盛传的“五彩斑斓的黑色”

“我们没有返工,就做了一次,直接满足了他们的要求

”说起这事的时候,赵老师的脸上泛着自豪的光彩

赵老师最初在流水线的工厂里,做的不是绒花,是绒鸡绒鸭绒兔子

当时国人温饱问题尚且没有完全解决,这些手工精致的物件都出口西欧,为庆贺圣诞节复活节等节日做准备

与为了养家糊口而工作的工人们不同,赵老师对于绒线制品有着发自内心的喜爱,流水线上一人负责一个制作步骤,能掌握全套制作流程的人极少

于是赵老师每学会一个步骤,就申请调换一下岗位,只为在实践中最快的将技术掌握

流水线上工作压力大,初到新岗位的赵老师咬着牙刻苦练习才能跟得上节奏,不耽误工友的工作

苦吗?苦,一天数小时的高强度工作,还要不断学习新东西

累吗?不累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 哪里还能感觉到累?你看那些通宵打游戏的孩子,哪个会说自己累?实行市场经济后,工厂倒闭,工人们四处讨生活,赵老师进了一家地图工作室,负责文案撰写的工作

做绒线活的手艺,便是落下了

直到1992年南京民俗博物馆成立,国家开始倡导民俗的复兴,民俗博物馆的负责人背负着“政治要求”,开始四处走访散落在民间的手艺人,邀请他们来博物馆上班,给游客展示做手工活的情景

“就是做个活体展品

”赵老师带着笑意,调侃着如今的自己

最初找到赵老师的时候,他是不愿意来的

手艺已经落下不少,去博物馆前途渺茫,谁都看不到未来的希望,而手边的工作清闲安稳,并不让人讨厌

博物馆工作人员一次次上门请求,跑了两年,说动了赵老师

“他们来找我,我没同意,他们肯定去找了别人

又回头找再找我,那证明别人也没同意,他们无可奈何了

别人不同意大概是怕自己做不好,我就想证明一下,我能做好,能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

”于是,做腻了小鸡小兔子的赵老师,开始试图探索一个新的突破:绒花

记得曾经有一位陶罐的匠人说过,一旦把一款陶罐做到极致后,他就再也不会重复做这款了

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,他想寻找别的突破

我想这就是工人和匠人的区别:工人简单复刻,匠人不断创新

赵老师无疑是后者

绒花的制作极为繁琐,第一步是劈绒

取适量蚕丝理顺,按照需求配好颜色,为做绒条做准备

有游客进了绒花坊,拿着绒条冲着赵老师比划:这个绒线是怎么黏到这铜丝上的?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

制作绒花的第二步,就是滚绒了

滚绒这个步骤,充分反映了劳动人民的智慧

一根铜丝对折捻成两股,夹住一小段蚕丝,在木板上搓捻之后,就成了细密的绒条

用剪刀对绒条进行加工,叫做打尖,是做绒花的第三步,使得圆柱状的绒条变成所需的钝角、锐角、半圆球等形状

最后是传花和粘花,用镊子将打尖好的绒条进行组合,配制成立体装的绒花制品,再粘以串珠、胸针夹子等所需材料,制作成品

李姑娘说话慢条斯理,做绒花的动作也是谨慎小心,劈绒的时候一根根蚕丝理顺,传花的时候举着小镊子,一遍遍顺着绒条

我问她为什么来选择做绒花,“好看呀!”她答,语气是难得的雀跃:“这个能有万千种变化呢

”来往的游客里,有询价的,也有会砍价的

砍价砍到最后,会问赵老师:你做这一个作品要多久?赵老师反问他:那齐白石画一只虾要多久?为什么能卖好几万?手工作品的金贵,在于积累用心和沉淀,未必每个人都懂,但是不懂的人,也应该心怀尊重

也有游客,听说绒条是蚕丝做的以后,感叹了一下“那应该挺贵的”,就随意的拿起桌子上废旧的绒条:“挺好玩儿的,这个我拿去了啊

”便又四下闲逛起来

赵老师看她一眼,也由着她去了

贪便宜的人只懂贵贱之分,却不会过问,这一根根绒条背后,时间几何,匠心几何

李姑娘学做绒花已经两年了,取蚕丝的时候,她小心翼翼的分了好几股,添了一些,又减了一些

我问她这个取用有什么标准,她笑了笑,给了一个很玄乎的答案:“手感

”随后又很谦虚的说:“我每次取的量都不精准,总是要多一些

”柳公权学写字的时候,师傅教育他:写尽八缸水,砚染涝池黑,博取百家长,始得龙凤飞

把事情做好,很多时候正如欧阳修在《卖油翁》中说的那样:无他,唯手熟耳

我看着这个专心做事又谦虚寡言的姑娘,想起刚刚电视台采访完赵老师,老师说,你们也可以再采访一下我徒弟,电视台的人摇摇头,收起机器就走了

“绒花”二字被一家有心的公司申请注册商标,一旦成功,赵树宪要么不能再做绒花,要么就要向这家公司购买商标权

这大概是一种对生活的用心,也是一种对文化的尊重和时代的进步

- END -(图片源自赵树宪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经本人授权发布)总有一个人在坚守,总有一件事要完成

茫茫人海,不喧哗,自有声

免责声明:本平台重在分享,部分内容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刊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

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往复泵流量调节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平台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本平台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u影魅力网址 u影魅力网址




()

附件:

专题推荐